情感美文:流浪的人 不许掉眼泪

导语:背上行囊,流浪远方。

火车缓缓行驶了几个小时后,我在一座不知名的小镇下了车。穿行在一个陌生的街头,我竟有一种久违的欢愉 。不用再去伪装 ,不用去再掩饰,更不用在乎任何事任何人。迎面走来的人 对彼此来说都只是过客,不会再相遇,不会再有交集,更不会有所牵盼。正如,初遇之雨,落入尘埃,离别之雨,落入心头。

已是傍晚,我找了一家较为古朴的咖啡店休息。在咖啡店的桌台上我写了一首关于流浪的诗,写着,写着,我睡着了,做了一个梦,大片的草原,雪山,一群漂亮的野马,还有我爱的人以及爱我的人,只是唯独没有了你...

抑或是这个季节的风儿过于薄凉,室内的我也被惊醒了,我缓缓抬起头,徘徊在窗外的一个老人吸引了我的目光。短发白头,密密的皱纹,看上去有六七十岁,穿着一双破旧的运动鞋,身上穿了一件浅灰色皮衣,我望着他,发现他也望着我...

“看你应该还没吃饭吧,我给你买点,不要害怕,我不是坏人”说完我领着老人走进了咖啡店。店里没什么主食,只好给老人买了些许糕点。看着老人狼吞虎咽的样子,我的心中一阵酸楚,也许老无所依说得就是这样吧。

“要不你跟我说说你年轻时候的故事吧”老人吃完后,我不知为何冒出这么一句话。
“我哪有什么故事,小时候在农村长大,饭都吃不饱,每天还要到山上去捡柴火,家里面五个小孩,我排行第二,上面有个大姐,父亲是泥水匠,母亲基本上做一些零工补贴家用,十六岁去当兵,后来被分配到了工厂做个普工,就这么浮浮沉沉地过了一辈子”他好像情绪有点低落地说到。

我端起一杯咖啡,递到他面前,“那说说,你为什么这么大年纪了,还要出来到处“流浪”吧。”

“小时候,有一次在河边玩,村里来过一支勘探队,我给他们带过路。”

“哦,那跟你出来流浪,有什么联系”我不解。

“带他们去的路上,队里面有个地质工程师,跟我说了好多好多他们去过的美丽的地方,还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,之前我以为我们家后山的红树林就是最漂亮的地方,没想到世界这么大,美丽的地方那么多。所以那时我就想,我一定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”
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